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法规

盗墓之风的成因

2019-09-23 09:11:46 点击数:

    民国时期的盗墓之风,以盗取财物、社会动荡为主要成因,这与古代厚葬风俗有很深的渊源。然而,由于我国历史悠久,社会生活多元复杂,表现在盗墓动机上,就不仅仅是为了谋财,有的是为了复仇,有的是为了泄愤,有的是出于某种政治目的等。

      (一)谋财

    民国时期,谋财获利是盗墓之风的主要成因,单纯的利益驱动刺激着盗墓者走上了这条不归路。“盗墓,这种社会的丑恶现象由来已久,它与古人厚葬的风气习俗有直接关系,是厚葬的恶果。”fail魏晋时有位古人曾说过:“丰财厚葬以启奸心,或剖破棺撑,或牵曳形骸,或剥臂抨金环,或打〕肠求珠玉。”正是墓葬中丰厚的随葬品,刺激了盗墓者敛取财富的欲望,使得他们无视法律的严厉制裁、传统道德的无情唾弃,走上了发掘古墓之路。民国时期,以谋财为利的盗墓事件各地到处发生,被挖者大多是古墓及官员坟墓。1934年,天津《大公报》记载了彰德唐驹马之墓被掘的状况,“由内中盗出黄金凤冠一只、玉凤凰一只、黄金如意一只、玉如意一柄、珍珠被子一条……黄金烛吁等,共百余件,闻此批古物,值价约数百万元之巨。1935年,河北玉田县明代名臣边大寿之墓亦被人盗掘了,所损失的有御赐青龙剑一口,价值五十万元;避水云珠一颗,价值三十万元;此外尚有零星宝物,共值一百余万元。1946年,中央社北平通电,“清东陵于去岁12月初,先后遭受大规模有计划之盗墓,计同治、康熙、咸丰三陵,被盗去黄金百余斤,珍宝玉翠五十余香炉(以香炉秤量)……在巨大的利益的驱使下,盗墓者们摒弃了一切道义与恐惧,挺而走险,唯利是图。

                 上海墓地价格最低的公墓,浏河墓地,浏河公墓

                   

    除了获取金银珠宝、玉器古玩之外,有的盗墓者是为了窃取砖石木料、寿衣等以便建筑与出售。

    石板:1918年,“禾城各乡迭次发生盗掘坟墓重案,已经地方士绅呈请县署严加查办,乃县属双区一生乡殷家滨新庵西首之薛家坟,近又被工北江人将石板掘去变卖,事被该区绅民所悉,立即报告城区自治所,该所即据情转报第三警所查办。

    石碑:1920年,“乡民俞金朝、俞阿全被王际亨廷代表律师在公共公厅刑事科控,称去年十一月十六号至十九号,违法掘损原告祖坟并盗取石碑等情一案,由癣讯供各情已志本报,昨晨十一句钟经开庭员与美丁副领事升座第一刑庭复讯,原被各廷律师到堂申辩数语,官判展期再讯。

    墓砖:1923年,“沪杭甫铁路萃庄车站西首铁路轨道傍余地,本有坟墓,昨夜(七日)该处乡人掘取坟砖变卖得价,适有铁路巡逻道工觉察,即将该乡人扣留,闻系庄姓,当由铁路警务处备文,将掘坟之庄某,押解松江县署收讯云。

    棺木寿衣:1940年,“遇有稍为完好棺木,亦挟而去之,因乡间木价奇昂,已有‘木价等于肉价’之谣,一具棺木,大可换若干钱也。" f5o11941年,“江北妇人刘尹氏(年四十五岁),近因夫死遗下儿女两口,无法度日,四日晨一时许,乘夜深行人绝迹之际,潜往东京路槟榔路荒场,将新近孩棺两具开启,剥得衣服七件,值价廿余元,用包袱包就,图向某押当典钱……
    总之,谋财是盗墓的最主要促动因素。
      (二)社会动荡
    在民国时期,不只存在国内军阀混战、国共两党之争,还有长达14年之久的抗日战争,社会动荡,因物价高昂,加以地方横征暴敛,于是大多数人被迫走上了盗墓之路。在战争年代,不论是军人还是老百姓,盗墓都会成为其一种选择。如曹操在军中成立“摸金校尉”,同样的,民国时期孙殿英盗掘清东陵,也是出于战争的需要。有关记载很多,1939年,署名“泰山”者著文《盗墓奇闻》道:“自中日事变起后,生活程度日以高昂,中下阶级之居沪者,固不胜担负,纷纷作返里之计……此中除富有者外,多平日力作糊口,一且失业,窘处乡间,生活问题当然大起恐慌,因此挺而走险之人甚多……一般穷极无聊者,乃垂青于枯骨,结合同志,物色较冷僻地方之坟墓,在深夜将其掘开,反尸倒骨,尽攫殉葬之金银以去。1940年,据上海沦陷区来人谈:“沪郊各县臣民,因物价高昂,加以地方横征暴敛,大多无以为活,有田人家,在此春耕伊始,均感缺乏农本,赤贫之辈,更无生存余地,狡黯之流,鉴于金银特贵,啸聚朋类,到处掘盗坟墓,初尚夜间为之,后则白昼亦患意盗掘,古墓及殷贵人家坟墓,尤为若辈所唾涎。
    战争之外,导致社会动荡的因素还有灾荒。1937年中日全面战争爆发前夕,豫西扶沟、西华等县,因去年天气干旱,田禾尽枯,致酿成巨灾,各县贫民结队,抢劫各村粮食,不但粮食抢劫一空,衣物亦无余。“凡新安葬之墓多被盗开,棺中衣物首饰,全行盗去云。”
    战争、灾荒所引发的社会动荡,直接导致很多人为生活所迫,进而走上盗墓之路。
      (三)其他因素
    除了上述盗墓原因外,还有其他因素引发盗墓之风,如泄愤、医学研究、出于某种政治目的以及匪夷所思的原因一一盗骸制炸药等。
    泄愤:1930年,因马玉仁召集旧部土匪,在阜监各署大肆滋扰,商农损失不货,营长周振中于进剿时阵亡,该营所部与被害人民,竟将马玉仁祖宗坟墓,悉数发掘以泄愤。
    医学研究:1934年,新闻多次报道了医校学生盗掘荒墓尸骨事件,其目的为研究解剖。西洋各国也有同样的事情发生,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发财,而是为了便利医学界研究,据《立言画刊》可知,“政府对于医学界所需要舍不得花钱去收买尸体,他们竟自己出马去盗,他们把所得的‘货物’,装扮成一个病者或是醉汉,抬着他们傲然过市,谁也想不到那是死尸。
    出于某种政治目的盗墓:1946年,中共党员秦邦宪、王若飞、叶挺、邓发因飞机失事合葬于延安以北之安塞,名为“和平英雄墓”。于3月底,该墓经国民党军队发现,掘毁墓地并将四尸弃于延水。1939年,“伪市府近藉口所谓‘恢复市中心区建设事业’,劝令业主,前往登记,将田中坟墓,即速挖掘,迁移挖掘,迁移尸棺,惟迄无人前往登记,而伪‘市政府’乃招工自行挖掘坟墓,于昨日起,开始将市中心区一带之坟墓挖掘,白骨狼藉,厥情至惨。”
    制炸药:1917年,浦东某镇一带被贼挖开偷盗的尸体不下二三十具,“此种窃贼非仅盗窃棺中饰物,并盗窃尸骨以作配制炸药之用。" 1923年,图民人张顺贞之十五世祖名宦张中江公之坟莹,亦遭发掘,该窃贼等目的不专在于家中所藏之明器及金银珠宝等,“兼取尸骸,采用内蕴之嶙质,制造各种丸药,效力甚宏,得善价之故”。
    盗掘墓葬的动机各有不同,原因也是千奇百怪,正是由于人们或贪婪、或憎恶、或愚昧的心理,才导致了“古今未有不发之墓”的现象。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