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殡葬法规

清代墓木盗伐中家训与国法冲突的解决方式

2019-10-27 12:53:06 点击数:

    (1)加强家训作用、强化家长权的权威与使用

    加强家训作用、强化家长权的权威与使用,这是在家训中可以明显看到的,在保证家长权的同时,也避免了与国法的冲突。国家制定法中涉及民事关系的法律规范较少,其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存在各种辅助性规范,其中相当一部分得到国家统治者的认可,实际起着对民事关系进行法律调整的作用。正如《毗陵长沟朱氏祠规》中规定:“族长处事秉公无私,原被有刁抗不服者,族中鸣鼓而攻,究其犯上灭祠之罪,逐于祠外”。以家训的形式确认家长权或族长权,还有《宁乡熊氏续修族谱》的《请刑享祠》中规定那样“爱立家刑,通知各房房长,遇有不孝、不梯、游荡、缥赌、偷窃、无赖、行凶、吃洋烟以败家藉茹斋而斩祀等弊,该房长传亲属父兄毋得纵庇,押送交祠处治,取具悔结,并取家属父兄约束保结,交族长收执”

                    乐遥园,太仓公墓,太仓墓地,上海公墓,

               

    还有的家族则是强化家长权,在一些家训中明确规定如果有违犯者,先交与族长裁量,族内予以惩戒((上湘龚氏族规》将家训的作用提高到与国家同在,且在县衙备案实行的高度,“而欲求自治方法,莫如从家族入手,一家治,一族治,斯国无有不制矣。我族仰承祖训,食德服畴,诅敢自由于法律之外。第子姓日繁,人格不一,使无规约以统治之,未由进文化而保种族。谨议规则十八条,察县存案,期于实行”。  “凡有过失端,委长男之信、次男之孝为领袖。即将所犯传齐尔辈弟兄,带赴家庙祝告,共同询问,如事少(通“稍”)轻,谅情薄罚,如事少重,许用竹板,公议明责其多寡,以戒将来”。这样既体现了家训的作用,又强化家长权,而不至于将家训、家长置于一个高处而无实权的地步。

      (2)息讼

    息讼,就是在族内、或本族人与外族人发生官司纠纷后,一般是族内予以惩戒,并不希望本族人或外族人将官司讼至官府。息讼在清代的家训中也是解决家训与国法冲突的主要方式。对于族内火族外官司一般的家族汇’]是采取息讼的态度“族中禁挑讼,人或一时忿激,全籍居中解劝,有好事之人,乘机唆撮,或图取利,或泄私仇,幸灾乐祸,两败俱伤,为害不浅,察明责三十板”。族中禁止挑起诉讼,如果有挑讼者全籍即全部人员来居中调解劝解,让其息讼,如果有好事的人予以挑唆责三十板。“议户出无知之徒,常以刁唆词讼扛蛊是非,入场作证,又有明知己身理亏,或恃己身年老放泼,或恃父母年迈尤赖,或搜寻已完之借约己卖之田产而索害,此等情弊,合族众惩”《永兴张氏族谱》中在息讼的同时仍是“议族间大小是非,或买卖田地,或连界基产,以及水利互争,小忿口角,饮酒放泼。往往以一朝之忿,遂至上告,甚至倾家者有之,嗣后必要经投户众,公议处罚,如议不平,放准上告。”家长根据家训的训条,对族内的违法事件作出裁判,做出的裁判随即就发生效力,并在家族族众的支持下予以立即执行。若当事人对家长所处出的裁决不服的话,无论哪放当事人,都根据家训的内容,可以到官府提起诉讼。但实际操作上,家训中仍采取各种措施,竭力避免诉讼入官。家训规定,如果当事人不服宗族判决、向官府提起诉讼时,宗族首领代表宗族共同体,也直接参与诉讼,这样就会导致家族权即使在诉讼中也会得到官方的支持。等其他家族规定的禁止诉讼的规定,还有对家长权的维护如在《长沟朱氏宗谱》的第二十九中规定:“族长处事秉公无私,原被有刁抗不服者,族中鸣鼓而攻,究其犯上灭祠之罪,逐于祠外”

    息讼这样的规定在一方面禁止了挑讼又结合族众的思想,在家训的训条中予以呈现,在家的基础上熄灭其欲求讼诉的火苗,达到维护家长权和家族统治的目的;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家族权或家长权与国家的碰撞。这也是家训为了维持既定的宗族利益采取的一种解决家训与国法冲突的措施。

      (3)鸣官究治

    鸣官究治,就是家族对于违反家族规定的子孙在惩戒无力惩戒,但还要维护其家族的家长权的权威,则处以“鸣官究治”的惩罚。虽然家训以官府依照国法的惩处为后盾,但尽量争取在族内解决,努力避免送官究治。只有极少的家训中明确规定可以私刑处死,从宗族的立场来看,处死乃国法之权限,家训规定致死那是过分的,从上面表格中家训的规定的惩罚形式,可以说是一个普遍的认识。在《湘阴狄氏家规》中予以送惩不贷的规定:“祖墓为体魄所藏,务当不时修理,倘有不肖子孙悄窃树木,栽毁坟莹者,送惩不贷”。在此处的送惩不贷就是将违反墓木盗伐的行为人鸣官究治。还有在《东粤宝安南头黄氏族规》中还对违法者的家训与国法的适用先后顺序做出规定:“有犯之,为家长者当力为之惩,不率,则经投族内尊贤,拘出祠警责。又不率,则送官究。先家规后国法,所以挽风俗以归仁厚也”f21。在《毗陵长沟朱氏祠规》中有这样的规定:“族中有为窃盗者,事发锁拿,重责四十板,逐出祠外。至为强盗者,赃真事确,合族打死。如失主首报到官,合族公举,决不宽饶”

    鸣官究治不仅具有程序意义,它本身同时也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惩罚,对于某一些家训与国法共同规制的行为或者对家训惩罚不服,宗族解决不了问题时,则会由家族内的家长、户长、族长决定,将违法者送到官府,并且运用自己家长权的非官方职务  (可以通过支付诉讼费用、送礼、同门之情等)对官府产生影响,要求官府予以重惩。这样就会达到家训规制内容会对国法产生影响作用,有的更甚者在惩罚程度上直接以家长、户长、族长的意思予以惩罚。相当于家长借用官府的力量予以维护家长权的权威,这样既保证了家训的价值,同时也使得家训与国法相互衔接,相互影响。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