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殡葬法规

人类进步的根本“发动机”

2019-11-12 13:38:11 点击数:

    如果我们能稍许注意一下人之为人的本性问题,就不难看到,人的重要本性就是人能通过思想产生思想的创造来实现种种超越。过去,我们太过强调“劳动创造了人和创造了世界”的方面,而忽略了这劳动需要有创造性思想指导的意义。没有不断创造的新思想指导,劳动就会变成周而复始的机械僵化的劳动。没有思想的超越,从而没有使人自身改变的超越发生.也就不可能有世界改变的超越发生。由此可知,在人类进入文明发展阶段以后,思想的超越,或者说思想产生思想的创造,就成为人类进步的根本“发动机”。但是,如果我们只看到第一把石斧和第一枝木矛的工具创造,那还只是看到了一种物化层面的超越。当然,物化层面的超越是重要的,因为这种超越直接关乎人类生存境域的改变。但是,推动这种超越的更深层的超越,即思想的超越,乃是具有决定意义的超越,也最值得有识之十关注。

                     浏河公墓价格,公墓价格,墓地价格,乐遥园公墓,浏河乐遥园

                                

   正是在探索思想超越的原始发生时,“灵魂不死”观念的产生,使我们看到了它在不科学和迷信之外的深刻意蕴。不错,从今大的眼光看,“灵魂不死”确实不科学和迷信,但是作为一种观念的产生,却是人类原始时期凭借想像力所实现的一种重人的思想超越。这种超越的意义,长时间里被不科学和迷信的批判所遮蔽。当我们重视劳动创造人和创造世界所实现的超越时,却同时忽略了“灵魂不死”思想产生思想的思想超越意义。实际上,就思想产生思想的思想超越而言,“灵魂不死”的超越在思想的想像力水准上,要高于制造I具那种思想的想像力水准。制造卜具的思想超越作为物化层面的超越,还限于具体的有限的时空,“灵魂不死”的想像力则越过了员休有限的时空,而趋向于无限和永恒。

    人的认识不可能实际上达到无限和永恒,但是人的认识又不能没有趋向无限和永恒的维度.没有这个维度,人类也不可能真正进入文明和使文明发展到今天的水准。无限和永恒就是一种理想的灯塔,虽然不能实际达到,却可以引导人类在不断超越中向之前进。应当说,这座作为无限和永恒的理想灯塔,最早就是由“灵魂不死”所实现的思想超越而奠荃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人类后来产生的诸种力图把握无限和永恒的思想文化领域,如宗教、艺术、哲学,也包括现代前沿物理科学对于宏观宇宙和微观宇宙的探索,其根源都可追踪到“灵魂不死”所实现的思想超越,甚至可以说,都由“灵魂不死”这种思想超越所奠基。可知,“灵魂不死”所开启的超越具体有限而趋向无限和永恒的思想骚动,是人类认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情。“灵魂”是人的精神、思想、情绪、灵感、联想、感悟等等的一种总括,是物化层面活动的“主心骨”,是活人之“活”的总括。“灵魂不死”这种精神和思想等的超越,首先使宗教和艺术得以产生。生与死的问题,是进入文明时期的人类必须面对的永恒主题。生之由来,死之归宿,是任何宗教都必须回答的问题。生的由来和死的归宿,看似两个问题。实际上两者一脉相承,一体相通。如基督教上帝造人,人类始祖亚当、夏蛙偷吃禁果,被赶出伊甸园下世,而繁衍成人类世界,在耶稣降世以牺牲自己的榜样为引导,使人经历人间赎罪过程,最后经过死后升天,赎罪好的重归伊甸园,赎罪不好的,则被下地狱。在这里,我们明显地看到“灵魂不死”作为基督教的核心内容。佛教的轮回思想所表达的,也是“灵魂不死”。只不过根据因果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是善者上天堂,恶者’卜地狱。就认识的发展而言,我们在《圣经》故事的描述中,在佛典的故事描述中,都能看到具有神奇想像力的奇迹,并从这些奇迹的境域描述中感受到思想产生思想的种种超越。宗教的这些奇迹描述,是经不起实证检验的,但是,它却表现出人类思想特别是想像力的能动性和创造性。应当说,这些具有能动性和创造性的想像力所表现的超越,就是人类最早产生的“灵魂不死”那种思想超越的继续。

   艺术特别是原始艺术,儿乎就是原始宗教的有机组成部分。如那时的祭祀神灵的宗教活动,其祭祀的形式无论是歌唱还是舞蹈,都属T-宗教内容不可缺少的部分。在中国具有原始古风的萨满教中,其巫师无论请神附其身,还是送神离其身,都有歌舞伴随。歌舞艺术与宗教共生,是无可争议的历史事实。从艺术本身的相对独立性看,例如从宗教附属地位独立出来的现代艺术看,艺术对之所表现的对象总是处于超越的情境之中。艺术表现的所谓变形和夸张,如对人的形象或情感的喜怒哀乐之表现,就是在变形和夸张中加以超越。因为艺术总是在超越中出新的“这一个”。就是说,真止的艺术杰作,都是空前绝后的。这就是艺术之为艺术的价值所一在。从这里可以看到,思想和精神的韶越乃是艺术创造之魂,没有思想和精神的超越,就没有艺术。不难理解,这种艺术之魂,也是与人类最初在“灵魂不死”中的思想超越一体相通的。值得注意的是,人类这种思想超越的创造之魂,在进入现代以后,正在陷入被科技制作代替创作而被裹读的境地.现代科技的发展,给摆脱创作艰苦的懒惰和改头换面的复制大开方便之门。所以,当人类思想和精神超越之魂被褒读之后,真正的艺术创作已经变得罕见了,而复制的艺术垃圾则充斥着各种艺术市场。这是不是人类在技术进步的同时,在思想和精神上放弃超越从而放弃创造的一种堕落呢?可悲的还在于,人们中相当多的人不识真正的艺术品,而对艺术垃圾趋之若雾。具体生存环境中的垃圾,谁都不喜欢,或避之或除之。但精神产品的垃圾,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甚至表现出狂热?这只能说明人们的思想和精神出了问题。出了什么问题?首先,是生存竞争的激烈使人几乎变成〔作机器,总是处于超负荷的运转之中,即使是文化人都忙得难以顾及T:作之外的读书和思考。其次,是工具理性成为人们生活和五作的主要思想活动,从而使人在无穷的计算和盘算中,儿乎遮蔽和压抑了自己思想超越的创造生机,人由此而变得麻木、视野狭小、境界低下。最后,也是最紧要的:由于“上帝死了”等所导致的最高价值失落和理想缺失,使人生活特别是精神生活变得茫然,没有归宿感,如海德格尔所说的“无家可归”.人在这种现代化过程中,作为人性本质的“超越性”逐渐丧失,在理想缺失和精神“变得麻木、视野狭小、境界低下”之时,“精神动物性”随之增强了。在这种情况’卜,将高尚的艺术弃之如敝履,而对文化与艺术垃圾趋之若雾,就不奇怪了。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