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竺道生的“四种法轮”判教说

2020-04-08 13:35:24 点击数:

    竺道生(公元355-434年①),早年随竺法汰在建康出家,后在庐山同慧远等共同研习说一切有部的毗昙学,鸡摩罗什入关后,道生同慧观、僧肇等人同为罗什知名弟子,协助罗什译经,对般若中观学说有了深刻的理解。罗什逝后,道生同慧严、慧观等同赴建康,为南朝宋室所重。义熙十三年(公元417年),法显和佛陀跋陀罗共同译出六卷本的《大般泥沮经》之后,很快就引起道生的注意,并提出了“一阐体可以成佛”的主张,在稍后的《大般涅梁经》中得到了证实,时人称之为“涅桨圣”。道生还同时提出了“顿悟成佛”论,对中国佛教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道生一生当中对毗昙、般若和涅梁学说都有深入的研究,据此他提出了不同于慧观的判教理论。在经后人整理、定本的《妙法莲华经疏·卷上》中,他说:夫至象无形,至音无声,希微绝联思之境,岂有形言者哉。所以殊经异唱者,理岂然乎!实由苍生机感不一,启悟万端,是以大圣示以分流之疏,显以参差之数,始于道树,终于泥沮,凡说四种法 轮:一者善净法轮,谓始说一善,乃至四空,令去三途之秽,故谓之净:二者方便法轮,谓以无漏道品,得二涅架,谓之方便;三者真实法轮,谓破三之伪,成一之美,谓之真实:四者无余法轮,斯则会归之谈,乃说长住妙旨,谓无余也。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浏家港皇家陵园,

                    

    这是将全部佛法分为四个部分,后人称为“生公四轮”。“四法轮”之说,显然来自原始佛教中广为流传的俗世“转轮王”持有金、银、铜、铁四轮统治世界,以喻佛法亦转法轮,教化世界。道生所说的四种法轮分别是:一、善净法轮,指小乘佛教从一善说到四空,(指四空定,又称四无色定),祛除三途的浊秽,所以称为善净,即人天乘教。二、方便法轮,以无漏道品获得有余、无余二涅架,所以称为方便,即三乘教,主要是指中观、般若学说;三、真实法轮,《法华》破三乘之假,成一乘之实,所以称为真实。四、无余法轮,《涅架》说法身常住,为如来一代的教法的究竟旨归,所以称为无余。

    “生公四轮”同样作为中国佛教判教理论的开端,是有其鲜明特点的。第一,它从佛法的内容出发,而没有突出“时”在判教体系中的地位,即注重逻辑内容;第二,佛法教理的不同是“由苍生机感不一,启悟万端,是以大圣示以分流之疏,显以参差之数”,即佛陀根据众生根机的不同,而随机所法,这可以说是中国佛教判教的共同点。在随后的中国判教理论中,绝大多数判教者都将众生的根机作为判教理论提出的依据,有的还由此建立自身的佛学理论体系:第三、般若、中观学说同慧观的判教理论一样,虽然是典型的大乘学说,但在判教体系中是作为联结大小乘的桥梁。鸡摩罗什逝后,由于《涅梁经》的兴起,般若、中观学说虽然在理论上依然占有重要地位,但在判教理论实践中,它再也没有在中国佛教理论中占据至高地位,这是由中国佛教在中国传统文化影响下重实际、重人性、重中庸的必然理论表现。

    在道生的判教理论中,我们尤其应该注意的是在他的判教理论体系中并没有顿教与渐教之分,这就论证了我们上面所说的在慧观乃至整个南北朝判教理论中“顿教”、“渐教”并不是在“顿悟”、“渐悟”的意义上讲的。竺道生作为中国“顿悟”学说的首倡者却并在南北朝发生了巨大的影响,但在他自身判教理论中并没有判释出“顿教”,恰恰证明“顿教”并非是在“悟”的意义上所言的,而是从教理和受教众生的角度讲的。如前所言,慧观是“渐悟”学说的坚定拥护者,如果他否定“顿悟”的存在,而“顿教”相当于“顿悟”,那么,他就不会判释出“顿教”一系,更不会将《华严经》置于判教体系中的显着地位而单列为“顿教”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