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先秦城址选择中的风水

2019-09-18 07:33:02 点击数:

    间中城,古称间苑,位于四川盆地北部,嘉陵江中游,东枕巴山之余脉,西倚剑门之臂腕,居巴蜀之要冲,自新石器时代人类便已经开始在此聚居。《路史》传华肯生伏羲于此。古为梁州之域,商属巴方,周初“武王克殷,以其宗姬封于巴,爵之以子”,始建巴子国。战国时,巴子屡为楚子所逼,约在公元前330年巴子国都由江洲(今重庆)迁于间中,公元前325年后不久,称巴王。公元前314年,即周惠文王后元十一年,“周慎王五年,蜀王伐直,宜侯奔巴,巴为求救于秦.秦惠文王遣张仪、司马错救直、巴,遂伐蜀,灭之。仪贪巴、直之富,因取巴,执王以归。置巴、蜀及汉中郡。分其地为三十一县”,间中为三十一县之一。“周赦王元年(公元前314)秦惠王……置巴郡,间中建县与巴郡建郡同时,巴郡治所即为间中。

               浏家港陵园,浏家港皇家陵园,上海近郊公墓,上海周边公墓

                        

    间中周围山形似高门,因名间山,《太平寰宇记》载:“其山四合于郡,故曰间中’,;嘉陵江流经间山一段,古称间水,“间水迂曲经郡三面,故曰间中⑤”,因城在间山间水之中,故名间中。汉为巴郡,隋时改称间内县,宋以后历代均称间中,为州、郡、府、县之治所。至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四川省会由此迁往成都。

    古城间中的建筑风格体现了我国古代的居住风水观,棋盘式的古城格局,融南北风格于一体的建筑群,形成“半珠式”、体,是中国古代建城选址“天人合一”“品”字型、“多”字型等风格迥异的建筑群风水格局的典型范例。
    秦汉建县时,间中东为宕渠县,南为垫江县,北为蔑萌县,惟西面(今蓬溪、盐亭一带)相邻为何县,尚难肯定。据《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历代地理沿革表》、《蜀中广记》、《读史方舆纪要》等书所载,秦汉时间中县辖地大致包括今间中、苍溪、南部,仪陇、蓬安、西充、南充等县及巴中县的恩阳,岳池县西部、北部,剑阁县东南部。
    间中城座落于嘉陵江限曲中,江水自北向南纵贯全境,在保宁地段成“U”形怀抱间中城,正是三面环水的“金城垣局”。间中山脉源于昆仑,距昆仑主峰1530公理,据((渤海十三州》载:“昆仑山有三角,其一角正于北辰,名间风巅,其一正西,名曰元圃台,其一正东名曰昆仑宫,有五城十二楼。”间中山脉的云台、玉台二山被称作是上昆仑的天梯,也是有道理的。
    间中龙脉,属于中支的秦岭山脉,与中原一脉,与南干发脉处相邻,从大巴山出帐,岭岭相联,绵延透逸,成“个”字穿嶂,从西北而来,坐乾坎之尊,途经广元大黑山、苍溪烟峰楼,与剑门山脉交汇于嘉陵江,体现出两山之间必夹一水的真龙局势。龙脉于间中城西北部聚结,成为该城的主山,或称镇山,亦有“来龙”之称,形成“千里山水大会”的间中城的中聚格局,自当为大郡、州邑。
    “龙为君首,砂为臣道;……远则为城为廊,近则为案为几;八风以之而卫,水口以之而关,在前要来,在后要推,”砂山,是水的聚会之所,“势会则形聚,聚则形见,见则气合,合则有穴矣。无砂则龙失应,无龙则砂无主”。可见其在风水格局中具有群体意义。
    间中城南的朝砂—“朱雀”锦屏山,《名山志》载:因其“两峰竣豆,杂树如锦,与郡城对峙若屏,故名。”“又名花山,花木错杂如锦,两峰连列如屏,山名以此”锦屏山后印斗山、金耳山、眉山、赛锦屏、西堰山、黑松山等,层峦叠嶂,意境深远,由城中南望,重重朝案,不可胜收。间中城后是“玄武”小蟠龙山,前对园宝山 (又名金银观),丑山未向,园宝坐坤卦,土生金吉。小蟠龙山后有大蟠龙山,其后又有盖阳山、烟峰为乐山,以为穴枕,高阔障护;左有灵山、右有玉台山隔江相望,于两侧为辅为弼护持城中,西有大雁山、王家娅、壁石崖,东有象鼻山、梓撞庙、大象山、白塔山。以赖文俊之太素砂法来看,贵人、骚马峰并座大雁山(其后为凤凰山),上应“天皇天甫”天星;官禄二峰双双落于小蟠龙嘴和白塔山,上应“轮张”二宿和太微天星,是贵人骑马、官禄同宫之宝地。间山环围众山朝蟠龙,似玉帝坐殿,左列“文臣听旨”,右列“武将受命”,帐前“宰相捧纷宣读奏折”,四围山后二至三重案山又似衙役吼堂。然间中砂山格局最妙处,则在于其水口砂,即城东南的“北辰”塔山,正当江水折处,高大峥嵘,是间中设险防卫的天然屏障。
    “地理之道,山水而已”,相度风水要观山形,亦须观水势,因为水与生态环境息息相关,“水者何也?万物之本源也,诸生之宗室也,……水者,地之血气”,又云“水者石之血脉也,惟缓为吉,惟柔为良”⑤,凡耕渔、饮用、去污、舟揖之利、气候调节,莫不关乎水。所以说水资源丰富之处,其民多富足,缺水的地方,则民亦多贫;江河汇聚的地方,人烟稠密,反之则民散居布列,彼此相离。
    嘉陵江从苍溪进入,在玉台山和大雁山夹缝的砂州边缘缓缓流入间州城明堂的右侧,右水倒左绕城三面,经南津关、五吉关、梁山三关,从东方的震卦流出,形成“水成垣”、“金城环抱”之势。水的出口处有大象山、象鼻山、灵山阻挡外,还有面积约为五十余万平方米的江中岛,高出江面3-21米,将江水一分为二,在梁山口又合二为一,致使间水漫流无声,水路道道设防,自然天成。
    “穴者,山水相交,阴阳融凝,情之所钟处也”,所以穴的选择,关键在于“内气萌生,宫穴暖而生万物也;外气成形,言山川融结而成气象也。生气萌于内,形象成于外,内外相乘,风水自成”。就是说,城址的选择应在龙、砂、水重重关拦、内敛向心的围合中。所谓“穴不虚立,必有所倚”,“以龙证穴”、“以砂证穴”、“以水证穴”、“因形似穴”,“全其天工,依其环护”,皆说明穴的选择,应是龙、砂、水(山水)的综合权衡。正穴之内首看明堂,即穴前之地,阴宅、阳宅均有明堂之说,这里是指人们居住、生活的空间,宜肥饶、宽广。间中城落穴于玉台前的碟状沙洲上,依“流水向左,其穴在右”原则,居北靠西,土深厚为黄泥夹沙土,与龙颈锯山娅红石骨子土相承,土质松软肥沃,适宜发展农业。
    确定穴位之后,就要选择城市的朝向,择准明堂的纵轴线,后对来龙,前对案山,而朝案最为重要,因为“无绝地、无绝水,有绝向”。间中城的“秀应之砂”花山在前,与后面的凤凰玉台山一起组成全城的纵中轴线,明堂高处修造衙门,作为间中城的行政管理中心,统率全城;四面城墙环护,城内街巷、建筑亦多与远山朝对,东西、南北取向不同,其所朝山也各有不同,或为蟠龙山、或为伞盖山、或为玉台山、西山、大象山、塔山等,南向主街则多取锦屏山为朝。
    如今的间中古城,及定形于宋,至明清未改,但己原非先秦时之所在,但仍能看到汉时的残留城基。人言间中城内有水八卦、旱八卦之景,可谓是历代营建之功。间中城两千余年的营建历史,也是中国风水文化、风水理论发展的缩影。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