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一场没有哀乐的葬礼 —-曹星律师追悼会纪实

2019-09-22 06:18:37 点击数:

    2015年3月25日中午,我正在为下午的讲座备课,忽见微信群曹星律师女儿发出的帖子:2015年3月25日11时20分,知名音乐家、律师曹星与世长辞,享年80岁。想想两个月前还在星韵所年终会与我们侃侃而谈,怎么会这么快呢?短短几分钟后,哀悼的帖子迅速传遍全国律师界、音乐界。

    下午4点左右,我结束讲座驱车往回赶,电话不断响起,来自全国各地的律师朋友纷纷来电表达了慰问与悼念。

    晚上8时,我与曹律师的家人取得了联系,并告知次日将前往南通。当晚,杭州市司法局、省、市律协和我多次沟通,讨论曹律师的善后事宜。晚上11点,《钱江晚报》胡大可记者来电要我提供有关曹律师的一些信息。12点左右,我将本所林律师赶写的稿子做了修改并告知林律师发到星韵所网站,同时,将该稿件发给了胡记者。

                浏家港陵园,浏家港皇家陵园,上海近郊公墓,上海周边公墓

                          

    3月26日7时,天阴沉沉的,如同大家悲痛的心情。我和本所合伙人李鹏胜律师、曾经在医院陪护过曹律师的邓璐璐律师以及实习律师郑玲珠4人从杭州出发,赶往南通。11时30分,我们顺利抵达曹律师生前居住的“怡安花园”,见到了曹律师的弟弟、从台湾赶来的女儿曹晶晶以及曹律师的其他亲人。

    走进曹律师最后生活过的卧室,仿佛时光凝固,一张大床、一张书桌、一个书架静静地留在原地,像是在等待主人的归来。桌上还有一只小小的银灰色收音机,天线已经收起,每天早晨曹律师用它了解外边的世界。他的外甥告诉我,正是一周前的早上,他意外地发现6点半收音机未准时响起,觉得奇怪,推门而进才发现曹律师呼吸异样,而身为医生的外甥女觉得问题严重,经反复劝说曹律师才同意住院治疗。书桌的左侧有一个书架,放着两排书。自退休后,曹律师搬过几次家,书也越搬越少,从杭州带到南通的都是曹律师精挑细选、最看重的一些书。最上边一排除了《第一步,青年律师启示录》、《杨振宁传》以及曹律师自己的《与梦想握手》、《曹星律师办案艺术及业务实录》等,还整整齐齐地摆放着14本星韵所期刊《星韵律师》!作为星韵人,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看得出,星韵一一曹律师亲手创办的事务所,一定是他心中最珍贵、最牵挂的孩子。

    12点10分左右,从杭州赶来南通的红旗出版社常务副总徐澜女士以及任旭荣律师也来到曹律师住处。徐澜拿来当天的《钱江晚报》,题为《法庭上,再不闻铿锵激昂的辩护;钢琴前,再不闻指下流淌的琴音》的专题报道占据了整整一版,右下角便是曹律师的计告。见到这份最早刊登曹律师去世消息的报纸,曹律师的家人十分激动,大家各自收藏了一份。
    中饭过后,我们和曹律师家人先确定了碑文内容,由曹律师的弟弟负责办理。其他几位和我们一起前往南通市殡仪馆一一天福园,落实追悼会的场地、鲜花等各项细节。
    26日晚,我们连夜返回杭州,而就在当天下午,市司法局、市律协和星韵所开了碰头会,就曹律师的追悼会等事宜召开了专门会议。会议决定,由我牵头总协调并主持31日召开的追悼会并起草悼词,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吴声华参加追悼会并致悼词。会议还决定司法局人事处、律协秘书处人员随时为本所提供协助。省律协章会长也多次表示,如有需要请及时提出。正是这样强大而有力的组织支援,让我踏实而有信心。
    3月27日(周五),星韵所召开全所会议,明确曹律师追悼会筹备是本所接下来5天时间里最重要的任务。为此,星韵所成立了4个专门工作小组,将每项工作落实到具体个人。
    在4个工作小组中,工作量最大的当属联络组。本所以李鹏胜律师、叶舒律师、郑玲珠实习律师为主的联络组,将曹律师家属、省律协、司法局、市律协以及其他各方接受到的信息一一收集汇总,并统一交由追悼会主持人审核排序。事实上,由于人员的不断增加及变动,需要有相当的耐心与细心。
    在此期间,市司法局的叶晓华处长、市律协的倪秘书长、余素珍主任、会员部的叶胜男、省律协办公室的罗庆主任,红旗出版社常务副总徐澜女士,还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南通市司法局律管处万再兵处长和《民主与法制》总编辑刘桂明老师等,分别收集了各自领域的相关信息并及时与我们联络,确保不因信息误差而损害每个朋友的那份宝贵情感。
    3月31日上午8时,杭州市司法局与市律协人员、部分原星韵同事以及本所的十多位律师乘坐司法局安排的大巴车前往南通。南通市司法局、律协热情接待了来自杭州法律界的全体同仁,同时还接待了来自全国律协、江苏省律协以及上海、北京等地的悼念人员。
    下午13点过后,悼念人员陆续来到南通市殡仪馆一号厅景福宫。大厅四周已经摆满了整整四层花圈,正前方一米左右高的显示屏上,曹律师微笑着面对大家,两边投影布幕上正在播放着曹律师生前的演出指挥以及几十年来的照片。曹律师的遗体四周围绕着一层层的红色百合、玫瑰花,靠头部的方向,有一个特别显眼的心状的粉色玫瑰图案,它告诉人们,这是一个别致的告别会,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告别会,这是一个略带浪漫气息的告别会,这是一个淡化伤痛的告别会,这是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告别会。让人不由地想起曹律师的艺术人生,感受到曹律师音乐家律师的气质,领略到曹律师才情四溢且洒脱的风骨。
    13时50分,追悼会正式开始。来自全国各地的律师同行、全国律协民委会的老委员、星韵律师事务所工作过的同事、音乐界文艺界的老朋友、西子女声合唱团的团员们、人才学院和星光群的弟子与学生们,以及其他来自全国各地的单位代表、曹星律师的亲朋好友,一同回忆了这位全国著名的律师前辈坎坷而辉煌的一生。曹律师的女儿曹晶晶作为家属代表讲述了父亲的许多小故事,在场来宾无不被她的故事感动而流泪。
    在向曹律师的遗体深深地三鞠躬之后,大家含泪依序向曹律师的遗体告别。此时,音乐响起,不是伤心的葬礼曲,不是悲痛的抽泣声,而是优美、华丽、空灵的女声合唱,一首舒曼作曲的《夜晚的星》:
              远方朋友啊,你愉快光芒,
            从天空里带来那夜晚的问候。
            我衷心爱你,我真诚爱你,
              我热烈的追寻你美的光辉。
              无论在哪里你温柔光芒,
              永远在我面前那金色光芒,
            啊一一多么想与你在一起,
              像天空的星星闪闪放光明。
    这优美的歌声是对惟美浪漫的颂扬,对朋友深情厚谊的眷恋;是宁静月光下的一份恬静,是对美的无限童憬 >也是对朋友的祝福!这是一场没有哀乐的告别,是曹律师为我们安排的一场聚会,一场为美而来的聚会。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