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烈士陵园电话

相关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生死追问:肉体诀别和精神链接

2019-09-23 08:32:25 点击数:

    生命是延绵的。生命由一个活着形态转为死亡形态,在空间框架内表现出断裂状态。这是肉体上的生死永别,体现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存在状态。然而,恰如苏格拉底所言:“死的境界二者必居其一:或是全空,死者毫无知觉;或是,如世俗所云,灵魂由此界迁居彼界。”川人独特的记忆能力和精神世界却如中枢一般,支撑和链接着不同形态的外在隔断的生命。我们总是把关于外物的意识状态辐射在他的不同状态上,从而,活着的和逝去的同一个人永远无法被他人清晰地分割开来。生和死,虽然阴阳相隔,但是在亲朋好友的意识世界里相互渗透、彼此融合。这就是哲人所言的形神相聚,老百姓所说的音容笑貌,宛如再生,或言逝者已矣,精神却依然长存。

                    太仓公墓,太仓墓地,长青烈士陵园,长青公墓,

                      

    所以,生死追问,实质上是追问生者与死者之间的精神链接,在精神情感层面上的生死关联与转换。活着的人根据逝者的音容笑貌、言行举止与思想所得的印象延绵到他的亲人和对他人它事的影响、并猜想逝者在另一世界的生活。所谓的灵魂不死、精神传承、冤魂游荡、因果相报,无非说的是生死之间的精神绵延。儒家强调在道德层面上“杀身成仁”,以“立德、立功、立言”诊释生死的转换智慧;道家在质朴本性上寻求“生死齐一”的智慧,其实是说生蕴含着死的过程,死中又有生的智慧和萌芽;民间传说和百姓言谈中不乏因未尽之情而阴阳回转、生死流转,至于佛家万事皆空的“了生死”更是重在内在精神智慧,超越躯体达到“得意忘形”状态。

    由此来思考我们应该如何活着,才能反观我们以何种方式、何种态度来延绵生命,续写逝者的存在,实现生死的意义转换。

    其一,以死观生,积极人生。活着的我们如何以当下的存在绵延自己死后的精神长存。王充曾言以其生,故知其死也。珍惜活着的宝贵时刻,通过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来认真地活在当下,丰富生命的存在和内涵,感受生命的美丽和活着的幸福。我们越是积极地参与社会生活,发扬自己的智慧价值,为造福他人尽一份微薄之力,我们对这个社会、亲朋好友越是烙下值得铭记和追念的印记。当人的躯壳消逝到大自然,无形无影之后,后人正是凭借那些有意义和有价值的印记来追思逝者的点点滴滴。所以,有的人活着,却死了;有的人死了,却依然活着,甚至超越时空而活着,更加丰满了原有的形体而活着。不晓得以死观生,又哪能积极扩展当下的有意义的生活。

    其二,以生敬死,礼遇逝者。活着的我们如何以恰当的孝礼绵延已逝者的存在。荀子认为礼是谨于治生死者也,生死是人之终始。“始终俱善,人道毕矣。”事实上我们每个人基本上都知道“死去原知万事空”,不着披挂赤条条来,两手空空赤条条走,有心牵挂也无能为力。却为何生出诸多花样的殡葬仪式、器物和言论呢?表达情爱当头,祈盼功利其中,但问题是如何才能恰到好处地既表达了哀思,又不会减损逝者的形象,满足逝者庇护亲人荣华富贵和美好声誉的临终遗愿。因此,孝敬之“度”、死者之遗愿、社会之需求,这三者是必须予以全盘权衡,才能做到以生敬死,以死观生,生死相辅,荣辱共进退。事实上,一些豪华墓地的亲人实际上并没有征求逝者对丧葬的看法而擅自摆富豪葬,有的是不遵从父母俭葬遗愿而专门以钱摆孝,有的更是专权弄势而为,借丧事敛财拉关系。一些办理丧事的人员和机构更是不知如何做到“以生敬死”,借办丧事之由高抬价格,乘机以死者为大的理由向孝子贤孙索要各种高昂的丧葬费用,如墓地等丧葬必备物体等等乱象与礼孝的真正精神相违背,对社会产生了一系列有损道德风尚的殡葬行为。豪葬者并不知如何以德性为逝者添光增彩,反而使逝者背负奢侈败家的骂名。哄抬价格者并不知以德进财才是商业长盛之正道,缺少发财致富靠正道的长远眼光。不知以生敬死,礼遇逝者,又哪能为活着的自己赢取德性善心,铺路前程呢!

    其三,以死孕生。地球之所以绿意青葱,生机盎然,生物链和食物链功不可没。一部分生物的生命孕育和蓬勃活力总是依靠另一部分死亡生物躯体的消解和转换。死亡之躯是新生命诞生成长的基础。人固然是高等动物,但还是有机生物中的一员。人的肉体也是其他生物的培养基地和营养场所。因此,在“生命共同体”理念下,如何让我们的躯体毫无保留地回馈自然生物,以实体孝敬自然界,实现大爱天下,这是我们充满仁爱情义的殡葬文化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明白以死孕生的大爱境界,那么,活着的人才会更加胸怀豁达宽广,行德善之事,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过声蓟岂薄每一时刻。对于自然界来说,活着的人会倍加珍惜家园的一草一木,认为以自身的生前言行和死后躯体浇灌、培育自然生物是责无旁贷的,真正在实处贯彻“物我同胞”之公理。

    以死孕生本是自然界四时变换而自然催生的。然而,现代社会里,当我们曲解了生命不息在于精神永存的含义,当我们误读了长生不老并不等于尸骨永存的意义时,大多数人在坟墓、骨灰盒等人工产品中使用了大量水泥和其它坚固难摧的人工制品,从而人为地封锁、杜绝了生物之间链接的可能和生死转换的空间。一些公墓的建造者不顾地域自然生态的四时变化和葱笼物种,而一味模仿完全不同于本地气候变化的西方公墓,毁灌木而种上娇嫩昂贵、蓄水不佳的草坪,也因此失去地方本有的文化特色和地域特色。这些墓葬方式长久地切断了地域性生物物种之间的生死相辅、互为成长的空间,不仅毁坏生态秩序,更是不知如何以死孕生,共同营造我们赖以生存的“生命共同体”。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