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烈士陵园电话

相关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价值重建:“三生”价值的现代性转换

2019-09-23 08:35:50 点击数:

    我国的殡葬文化自古以来就屡经变革,顺势而为,期间也有很多超越历史局限的闪亮价值。而今的中国既是农业大国,又处在工业化和信息化高速发展时期。智能电视和互联网日益深入农村,大批中年农民工常年迁徙在城市许多工种之中,数量不菲的农村青少年几乎融入了城市生活,接受了城市文化,而且农村的经济运作方式逐渐走向集团化和机械化。因此,城市文化、乡土文化以及诸如生态文化之现代文化形态已经相互交织,农村人员基本上已经接受了多元文化思维意识和行为模式,可以说,我们的农村文化、农民生活方式、农业经营运作都在顺势而变,农村的殡葬文化也需要相应的价值传承和重建。

                  上海周边墓地,太仓公墓,太仓墓地,长青烈士陵园,

                        

    社会心理是人从事一切活动的内心驱使曰。农村传统的殡葬文化缘起于人对自然、天等神秘力量的敬畏、膜拜;对集群力量的倚靠;为皮囊之躯和忐忑心灵寻求寄养所在。期间,基于“家园意识”产生的爱之情怀始终支撑着农村社会中人、家园环境、神之间,当下生活和未来祈盼之间的感情纽带。反之,爱的情怀下的“家园意识”的归属感又成为一种生存需要和伦理选择,是维系个体与其不断抗争、妥协的外部世界的终极纽带川。“家园意识”下关注生活、注重当下是种类繁多的殡葬活动共同的内容。当我们撩开、摒弃殡葬系列活动中的神秘和迷信色彩,殡葬文化内在的三生价值思想灿然呈现为生命价值、生活价值、生态价值。

    生命价值,在载体上体现在躯体价值上。对此,最重要的是尊重逝者。在中国逝者为大已是传统,尊老行为之一就是和颜悦色地对待老人,那么对待逝者也需从礼出发,温言婉语,细心呵护。在传统的送葬方面,给逝者擦洗净身,梳妆打扮,让其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回家”,“上山”过程中亲人总是将路途的重要标志在一路上轻声告诉逝者,并在路口、桥梁、坡陡之处,多次提醒,不忍猜想逝者受到意外伤害。那么,在现代殡仪馆里,火葬和土葬只是处理躯体的最终形式不同,而对待它的态度、行为、心态、过程应是相一致的,正如台湾现代殡葬业所诉求的服务理念:对家属贴心、对往生者尊重。因此,在处理遗体过程中,殡葬人员的服务宗旨之一,就是如何去尊重逝者。这份尊重,不仅体现在对待逝者的遗体上用心,更是体现在不对已经痛失亲人的逝者家属强取豪夺、落井下石,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不要乘机哄抬物价,以强制要求孝子贤孙们尽孝为嚎头进行道德绑架消费。

    生活价值,在内涵上体现在精神价值层面。对此,最重要的是汲取逝者往日生活中优秀的方面,在感恩、宽容和思念中回顾和把握逝者往日日常生活中积极的精神财富。农村土葬过程中的一个仪式就是亲人哭诉,以哭表达不舍之情,在哭泣中细细诉说逝者的苦难经历、乐观精神和点滴好处,包括对家人、邻里、朋友等方方面面,让听者心生感动、敬佩、留恋,甚至暗生向他看齐和学习的想法。这种以哭诉表哀情、传颂逝者精神的做法,在现代社会更可以发扬光大,凭借各种现代拍摄记录工具,以图片、文字、影像、录音等方式形象生动地表达对逝者的敬佩、热爱和尊重。事实上,无论火葬还是土葬,其过程都可以用贴心和细心的现代化服务让亲属感到宽慰和心安。逝者已矣,但日常生活所凸显的美好精神却超越时空而长存。因此,倘若治丧方借助现代工具,彰显逝者用心经营过的生活和美好精神,使之在亲朋好友中传承流转,这是对逝者最大的慰藉和最隆重的纪念,体现出生命真正的价值所在,具有丰厚的真善美价值。

    生态价值,在终极价值取向上体现为天人合一中寻求互麟瘾然回归。人与自然在绵延中同构而成生命共同体,对此,最紧要之处是我们在殡葬中如何达成诗意的栖居与生命绵延的归一。当前,因强制平坟而造成乱砍坟头上据说有风水的树木的行为,容易造成人心的寒愤。风水之言固然不妥,但就几十年郁郁葱葱的树木忽遭砍伐,这不仅是对树木生命的摧残,也是破坏山体生态平衡的粗暴行为,这往往会割断人们对故土家园的热爱情思。在关于火葬与土葬的口诛笔伐中,人们一直忽略了一个终极问题:无论骨灰还是躯壳,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终将消解、回归到大自然,所不同的是两者以不同的占有面积和形式供亲朋好友触摸、缅怀。因此,在殡葬的终极意义上,不过是活着的人运用各种方式敬送逝者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最终与大自然合而为一。倘若生者拥有这样生死流转的生态意识,那么,采用更加有意义的,造福绝大多数人的方式去送逝者回归大自然的方式,诸如现在备受推崇的树(花)葬、公园葬或墓地公园化等这些现代性蕴意的殡葬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逝者和生者真正意义上的热爱故土家园、期待与自然万物和谐转换的心愿。

    正在进行现代化转型的农村,因各种原因而使许多农民背井离乡,成为具有多重身份和名称的群体:既是农民又是工人性质的农民工;既拥有农村土地又具备城市生活背景和城市文化的迁徙人。在这样复杂的生活经历背景下,多样化的殡葬思想难免会在农民身上碰撞、激荡。英国雷丁大学社会学系托尼·瓦尔特教授提出“除了世俗化、拒绝死亡和文明的进程外,我们可以用地理空间的社会流动、城市化进程来解释殡葬方式选择的理性和特殊性。”川但是,无论如何,对个体生死关怀为基本的人本理念、无论活着或离世都不乏爱的情感关怀、祈盼与自然界合而为一的生态思想,这三方面才是托起中国农村殡葬改革、丰富和转换殡葬文化的现代道德擅变的支撑性三鼎足。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