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法规

农村家庭宗教信仰的变迁

2019-11-02 14:42:19 点击数:

    1.由商品经济带来的外来世俗社会文化及生活方式的冲击,特别是随之而来的新的观念等在村民中得到进一步的深入,村民的思想和行为发生了重大变化。于家村有世代传承下来的于氏宗祠,这里祭祀着于氏家族代代先人,于氏家族现在的成员是于家村开祖于有道5个儿子的后代(称为五“股”)。定期的祭祖活动,既是对祖先的敬畏,对祖先恩惠的感激和报答,也是于氏每“股”成员之间和于氏家族之间同祖意识的确认。人们意识到彼此同宗同源,从而增强了于氏家族的凝聚力,这也是千百年来于氏家族在恶劣的自然条件和生存环境下生生不息的动力所在。除此之外,在不到一平方华里的狭小土地上,世世代代的于家族人还修建了像清凉阁、真武庙、观音阁、全神庙等多座庙宇,若加上被毁的白庙等,庙宇数目之多,实属罕见。可以说于家村村民的宗教信仰兼有制度化的宗教和普化的宗教,这点可以从全神庙这个名称中出来(因庙内墙上挂有“全神案”而得名)。另外,如村子标志性建筑清凉阁,是一座三层建筑,上面两层皆为庙宇,最上层供着奉玉皇大帝,第二层分四室,东室三皇庙供奉尧、舜、禹;南室三义堂供奉着刘、关、张;北室阎王殿供奉着阎罗王;西室观音祠供奉着送子观音、痰疹娘娘和眼光娘娘。除了定期举办各座庙宇的庙会外,在人们认为值得许愿和还愿的时候,都要花钱请戏班子在相应的庙宇唱戏(每座庙宇广场对面都建有戏台)喜神。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对各路神佛都拜的做法,说明这里的人们没有固定而明确的宗教信仰,对他们来说,所有的宗教信仰活动都是以世俗生活为轴心而展开的,到寺庙中烧香叩拜,祈求神佛保佑,也表现出他们所关心的是个人社会活动的成功及世俗生活的顺利。这些是世世代代于家族人心灵的慰籍,也是他们日常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上海墓地价格最低的公墓,浏河墓地,浏河公墓

                        

    自从开展石头文化民俗旅游以来,对石头村决策层来说,旅游基础设施不完备和道路交通不畅是最令人头痛的问题。这也是优化旅游产业的

主要障碍。事实上,对游客来说,来此观光除了可以领略石头文化的许多宝贵文物和天然景观外,还能一探石头文化的幽深底蕴,其中包括传奇的历史、优美的传说等石头王国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人们围绕庙宇所开展的一系列活动,经验告诉我们,只有游客参与度较高的旅游项目,才有旺盛的生命力。引入商业机制后为了吸引客人,一些不太重要的宗教信仰活动逐渐演剧化。这样一来,势必改变了人们原有的信仰目的,仪式也单单是为了表演,从而流于形式。甚至连在文革期间遭到一定破坏的整个于氏家族的墓地,也成为旅游规划中的景点之一。墓地已经失去了祭祀祖先的单纯目的。如此这般,其结果势必导致宗教信仰成分的淡化,且有加重的趋势。这种趋势在前期调查过的民族村里也有同样的表现。

    相对于家族整体性宗教信仰活动中的宗教信仰成分的淡化,单个家庭内部祭祀祖先的活动却有一定的加强。于家村民中三世、四世同堂情况较少,三口或四口之家占住户的多数。也许正因为此,村民中大多数人知道自己父母或祖父母的名字,到了曾祖父母就知之甚少。他们所祭祀的祖先多为家的始祖及死者,村中每个家庭几乎都请阴阳先生选定墓地,这是他们祭祀自己家庭祖先的祭祀场所,他们相信祖先的灵魂不在山上、大海而在墓地,更多的人在清明节或祖先的忌日前去扫墓祭奠。

    2.伴随着宗教世俗化的浪潮,柏林禅寺的中兴隆盛,对寺院周围地区民众的影响之巨大可想而知。这种影响往往具有双向作用,即寺院的隆盛培养了众多的信众,相反信众的增加促进了寺院的兴隆。过去佛教倡导超然世外,“不食人间烟火”。多数寺庙基本上是一方净土,出家者超脱世俗欲念,清静修行。柏林禅寺现住持净慧法师于1992年倡导“生活禅”,其主要意趣是“将信仰落实于生活,将修行落实于当下,将佛法融化于世间,将个人融化于大众”,简单地说就是“觉悟人生、奉献人生”②。旨在教导学人在日常生活中悟道,如实知自心。其基础是佛陀的意志无所不在,显于万物之中,它表现在我们的师长、父母、妻子、孩子及朋友等人物中,也表现在我们所属的国家或社会中。另外,它还要求个人醒悟,首先要履行自己在世俗中的义务。仪式、祈祷或冥想对于悟道来说均居于其次。要达到修行的目的,人们就不必依照外部的或过多的清规戒律。履行日常义务就能证明其修行,修行不必忽视日常生活,也不要以利己之心来毁掉日常生活。

    禅寺利用自己的资源,举办多种形式的学习班,培养居士。每年七月都举办“生活禅夏令营”,柏林禅寺每年例行的法会有上元节吉祥法会,四月初八传授菩萨戒,七月十五中元节报恩法会,以及三次观音法会和冬天三周的禅七等,吸引海内外学子、居士前来观光、学习。如今,柏林禅寺已成为集观光、礼佛、度假为一体的旅游胜地。
    柏林禅寺的迅速修复和扩大,使包括南解瞳村在内的寺院周围的村民宗教活动达到高潮。其原因有三:第一,柏林禅寺如此迅速地修复和扩建明确地传达给村民们一个信息,那就是宗教信仰不会一律被当作“牛鬼蛇神”遭到批判。第二,多位国家领导人访问禅寺,使人们更加确信自己判断的正确性,同时提高了禅寺在他们心目中的信任度和知名度。第三,上述禅寺的一系列世俗化措施,降低了寺院自身的门槛,拉近了普通百姓和寺院的距离,禅寺培养了众多信众的同时也宣传了自身。
    从表面上看,农村家庭宗教信仰向制度化的宗教回归的倾向似乎很明显。但是把宗教信仰和吃斋念佛作为生活中心的人还很少,当然也不乏诚的信众在家中供奉佛像和观音像等,每天上香跪拜。有时间就到禅寺进香跪拜,这些基本上都属于功利祈求为目的的信仰活动。值得注意的是,包括南解瞳村在内的寺院周围的村民的宗教信仰,同于家村一样,兼有制度化的宗教和普化的宗教两种信仰的倾向。他们往往在家中墙壁上挂上一幅“全神案”,每日参拜。从中可看出其祈求目的具有强烈的功利性。
    解放前南解瞳村曾建有规模宏大的祠堂。由于李家是村里有名的地主,土地改革时祠堂等遭到破坏。但到1958年时还有专门的建筑物,里面摆放着李氏祖先的牌位等,族人可前往参拜。文革期间,因历史问题,李氏部分族人倍受迫害,以至于他们现在仍然心有余悸,谈虎变色。现今,南解瞳村里没有庙宇,李氏家族虽然占村里居民多数,但是没有祠堂和佛堂等设施。解放前曾经在家族祭祀生活中占主要地位的祭祀祖先仪式,如今除了几位长老外,知其详情者寥寥无几。但是,以祭祀祖先为主体的普化的宗教活动有发展的趋势。接受采访的李氏三长老说,他们并不是不祭祖先,只是不烧香、不叩头、不点蜡烛、不烧纸而已。李氏家族曾经有很大的祖坟地,但在文革时期遭到破坏,现在主要是采取火葬土埋的葬法,这种火葬土埋不同于一般的土葬,没有坟头,只是做一个记号。从另一方面可以看出,在李氏族人的心目中祖先的位置仍然非常重要。三长老文革期间都身受迫害,迫于客观形势他们才采取现在的做法。可以说,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人们只是改变了方式。虽然形式有所改变,但祭祀祖先的意识尤存。近年来,葬送也有很大的变化,披麻戴孝、烧纸、讲排场,攀比之风盛行。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